易盛娱乐手机版-郭树清称改革必有兼并重组 数千中小金融机构或做减法?

  原标题:郭树清称改革必有兼并重组,数千中小金融机构或做减法? 

  中小金融机构的公司治理问题及流动性补充,是近年金融监管聚焦的两大议题。

  7月3日,中国人民银行党委书记、中国银保监会主席郭树清在经济日报发表署名文章《完善公司治理是金融企业改革的重中之重》,再谈当前金融机构治理存在的问题。

  他提出,要从多方面推动完善公司治理机制,其中提到“深化中小金融机构改革,必然进行许多兼并重组,但社会资本占主体的格局不会改变。”去年央行在《中国金融稳定报告(2019)》中也曾提到“将探索建立市场化法治化的金融机构退出机制”。如何理解监管的一系列表态?目前仅中小银行数量就已超4000家,中小金融机构数量是否会有序“做减法”?

  谈金融机构治理现状:一些机构最突出的不良案例是大股东操控

  “民营银行不能成为少数民营资本的提款机,进行关联交易。”在2017年郭树清履新银保监会主席时,就曾对金融机构治理尤其是股权关系作出过警示。

  近年随着恒丰银行、锦州银行、包商银行等商业银行股权混乱、股东高额关联贷款或信用风险等问题先后浮出水面,以及如某股份行成都分行向千余家空壳企业授信乱象被发现,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下称“金委会”)、央行、银保监会等金融监管单位进一步聚焦中小金融机构的治理能力。

  郭树清在最新撰文中称,银行业和保险业公司治理改革取得积极成效,但也要清醒地看到,我国金融机构公司治理与高质量发展的要求相比还有差距,还不能完全适应金融业快速发展、金融体系更加复杂和不断开放的趋势,尚不完全符合现代金融企业权利责任对等、激励约束相容、风险控制严格的特征。

  “主要表现为:一些机构党的领导和党的建设薄弱;股权关系不透明不规范;股东行为不合规不审慎;董事会履职有效性不足;高管层职责定位存在偏差;监事会监督不到位;战略规划和绩效考核不科学。就中小银行和保险、信托公司而言,最突出的不良案例是大股东操控、内部控制,还有比较普遍的行政干预现象。”郭树清称。

  今年4月,银保监会副主席周亮也曾介绍,最近银保监会查处了一些中小机构,发现董事长的司机居然是大股东,甚至还有保姆是某个银行大股东,股权的混乱是中小银行特别大的一个问题。

  明确深化改革必有兼并重组,去年曾透露金融机构退出机制在酝酿中

  对于应该如何提升中小金融机构治理能力、规范股权关系,近年监管也多有表态及文件出台。

  如去年11月金委会召开的第九次会议指出,要深化中小银行改革,健全适应中小银行特点的公司治理结构和风险内控体系,从根源上解决中小银行发展的体制机制问题;银保监会今年2月初发布的《信托公司股权管理暂行办法》,在金融产品持股、股东穿透、关联交易等方面提出明确要求,强调投资人入股信托公司要“目的端正”。

  郭树清在最新文章中表示,要从多方面推动完善公司治理机制,包括压实金融企业自身的主体责任,充分发挥市场、中介机构和各方面利益相关者的监督作用等。其中在依法清理规范金融企业股权关系中,郭树清提到,深化中小金融机构改革,必然进行许多兼并重组,但社会资本占主体的格局不会改变。

  值得一提的是,去年央行在《中国金融稳定报告(2019)》中就曾提到,将探索建立市场化法治化的金融机构退出机制。

  中小机构数量或“做减法”?市场中已有重组合并实例

  综合该报告和银保监会披露的数据,国内中小银行已达4000余家,其中农村商业银行、农村合作银行、农村信用社总计约2220家(农合行只有不到30家),占比过半。中小银行总体风险可控,但农村中小金融机构评级垫底,分别有约三四成的农信社和农合行,评级分布于风险最高的8至10级。

  综合监管的表态,释放了什么信号?中小金融机构数量是否可能“做减法”?

  新网银行首席研究员、中关村互联网金融研究院首席研究员董希淼对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表示,农商行、农信社是典型的中小金融机构。我国农信机构成立六十多年来,经过多轮改革,特别是2003年试点改革成立省联社后,历史包袱大大减轻,但定位不清、功能不足,公司治理“形似神不似”及少数机构资产质量下行压力大等深层次问题仍在。

  “为提升农信机构规模效应和抗风险能力,对东北和中西部地区规模较小的农信机构,应鼓励在市场化的基础上进行重组合并,并适当组建市级农商行。”董希淼建议。

  北京师范大学金融研究中心主任钟伟接受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4000多家中小金融机构,数目实在过于庞大了,每个县平均有1-2家,提供的产品、服务也同质化。以前在科技、交通、产品不发达的情况下,这些机构有存在的必要性,但现在金融科技有了非常大的发展,存款性机构生存的土壤已经有了很大变化。

  他同时称,像一些偏远地区的农信社,股东、董事会、经营管理层等基本建档立制的工作都没有做完,由法人治理结构完善、金融科技能力强的大机构来收购或替代可能是更快速和廉价的方式。一些金融机构被兼并收购或是破产清算时,最重要的是保护存款人利益,目前已有存款保险机制作为保障。

  不过也有一位银行研究部门人士对记者称,诸如农信社等地方金融机构仍有一定存在必要,因为国有大行下沉程度或许还不够,且对地方风土人情了解程度相对没有那么高。

  事实上,近年来市场中已有实例,四川、广东等省份已在农信机构重组合并方面进行尝试。“这与(监管提出的)坚持县域法人地位的原则并不矛盾。对坚持县域法人地位的理解不能过于机械。通过重组合并,增强中小农信机构抗风险能力,从长远看有利于稳定县域法人地位。”董希淼称。

  也有体量相对大一些的地方城商行在筹划合并重组。日前,四川攀枝花市商业银行(简称攀枝花银行)在当地媒体发布公告,拟与凉山州商业银行通过新设合并方式共同组建一家商业银行。合并完成后,攀枝花银行不再具有法人资格,原有债权、债务、业务、人员全部由新设立的银行承继。如果本次合并重组成功,四川地方银行的数量将从13家降至12家。

  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 程维妙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责任编辑:赵慧芳

Add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